点击关闭

组织发展-传统创新理论多聚焦于有形产品创新与商业模式领域创新

  • 时间:

【疫情拐点将出现】

伴隨著數字化技術的發展與數字經濟的日臻成熟,以及各種新業態和新商業模式的不斷涌現,傳統的創新理論也受到了一定的衝擊,如何使創新理論更好地服務於數字經濟時代是當下需要思考的重要問題之一。數字創新理論的出現受到理論和實踐領域的重點關註,或許是破解上述難題的關鍵所在。

三是驅動數字創新與傳統領域的融合,尤其是延伸數字創新技術在公共服務場景下的應用。傳統創新理論多聚焦於有形產品創新與商業模式領域創新,忽略公共服務場景的探索,數字創新的高度靈活性與去中心化的跨邊界創新,將激發公共服務創新的活力,進而反饋於數字創新理論本身,豐富其理論內涵和應用場景。

不同於工業革命與互聯網革命,數字革命通過廣泛終端的移動式和嵌入式連接,以海量信息為基礎,以知識的無限延展為工具,以行業邊界的日趨模糊作為橋梁,極大地釋放了創新的潛力與價值,出現了包括開放式創新、平臺創新、嵌入式創新等多種創新模式。

(作者單位: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

三是數字創新理論的自生長性。這指的是大量異質性的創新主體主動適應數字化技術及其演進趨勢而創造新產品和新服務的能力,這也使得多數的數字創新產品和服務具有快速迭代的特征。

一是數字創新理論的無邊界性。傳統的創新理論對創新的初始有著清晰明確的定義和方向,數字創新理論則對於產品或服務整體架構的定義並不明晰,其邊界是在創新過程中不斷演進和動態變化的。

數字創新理論打破了傳統創新理論的藩籬,但其要如何才能成為創新理論的主流範式並更好地服務於數字經濟?我們可從以下幾點深入探討。

二是建立數字創新網絡中異質性主體間的治理機制,當前線上線下的以社群為單位的網格化治理成為數字創新實踐和理論發展的中堅力量,一方面針對具有異質性的不同群體發展定製化數字創新,另一方面形成不異質性群體之間的正反饋協作生態以實現更高階的數字創新。

二是數字創新理論的高度靈活性與去中心化。數字化技術形成了產品與組織的松耦合系統,使產品和服務創新更加靈活。組織的協調合作由於突破時空界限,降低了交流成本並帶來了組織的去中心化。

一是完善數字基礎設施並擴大用戶(終端)基礎以形成海量數據(603138,股吧)資源,儘快完成數據的“原始積累”,數據作為數字創新中重要的操作性資源和操作對象資源,將成為數字創新理論進一步發展的重要引擎。

區別於傳統創新理論,數字創新理論主要有如下幾個關鍵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