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队员医院-罗凤鸣就迅速带领医疗队投入到江汉区红十字会医院的抗疫工作中

  • 时间:

【口罩日产2000万只】

一次,隊內一位護士低燒,他立即安排CT檢查,結果顯示右肺膜玻璃影,這和新冠肺炎患者肺部影像很接近。接到放射科電話後,他放下剛吃了一口的盒飯,立即趕到醫院。看著慌亂不安的隊員,他親切安慰,冷靜地調取該隊員出發前的影像對比,最後證實是虛驚一場。為了讓隊員不要有心理負擔,他陪隊員慢慢走回駐地,聊天安撫讓隊員放鬆下來。

有多少人去,就要有多少人平安回來

在調研了江漢區紅十字會醫院救治現狀後,羅鳳鳴提出重新規劃收治病人,輕、中、重症病人按樓層和房間分級治療,對病房進行規範管理。2月2日,羅鳳鳴牽頭撰寫了《四川醫療隊—協和武漢紅十字醫院病人診治流程(試行)》。“這是在衛健委第四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基礎上,結合江漢區紅十字會醫院的具體情況,給出的不同病房、不同分層患者的分類處理及診治流程建議。”羅鳳鳴說,流程對與協和武漢江漢區紅十字會醫院類似的二甲醫院參與疫情防控具有參考意義。目前,第一版已下發到各科室供臨床醫生使用。

面對集中供氧系統壓力不足,羅鳳鳴帶領團隊把集中供氧系統和鋼瓶供氧相結合,用最“土”的辦法增加患者供氧量。“在集中供氧條件下,如果患者使用無創呼吸機,我們就給患者增加鋼瓶鼻導管吸氧;如果患者使用經鼻高流量氧療儀,我們就給患者增加鋼瓶面罩吸氧。”羅鳳鳴表示,在實踐中多名患者使用這些“土辦法”後,血氧飽和度指標出現了明顯上升。

除了救治患者,羅鳳鳴還如兄長般關照著身邊每一位醫療人員。身處疫情嚴重的醫院,他知道隊員們心裡不緊張、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於是每天都關心詢問隊員和紅十字會醫院醫護人員的身體情況,幫助江漢區紅十字會醫院醫護人員患病的家屬會診。

發現問題,總結經驗,逐步推廣,這是羅鳳鳴和隊員們的目標。

羅鳳鳴把醫療隊員分成3組,除了打針、輸液、管道護理、血糖監測等常規工作外,還要幫助病人發放盒飯,協助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進食進飲,對病人做健康宣教和心理疏導。隊員們在上班的5個多小時里不喝水,因為基本沒有上廁所時間。作為醫療隊長的羅鳳鳴,除了治療任務,還有許多指導、會診的工作,每天他都像個陀螺一樣,輾轉在臨床救治、查房、診療、放射、重症會診的高強度工作中。羅鳳鳴的拼命,隊員們都看在眼裡:“每次下班,看著他深陷的眼眶,因為防護用品緊壓導致的紫紅色鼻梁,我們都希望他適度休息,但每次他都風趣地說,‘怪我的鼻子太挺了’。”

大年二十九,受國家衛健委指派赴廣西指導新冠疫情防控;大年初一,又作為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援鄂醫療隊臨時黨支部書記,帶著21人的隊伍奔赴武漢……他叫羅鳳鳴,是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內科黨總支書記,也是華西醫院第一批援助湖北醫療隊的隊長。進入武漢江漢區紅十字會醫院病房的第一天,他就告訴患者:“我們是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的,黨和政府讓我們來幫助大家共渡難關,有我們在,你們不用怕!”

從到武漢的第一天開始,羅鳳鳴就迅速帶領醫療隊投入到江漢區紅十字會醫院的抗疫工作中,1月25日成立臨時“新冠感染科”托管30名患者,1月27日接管13樓整個病房,1月30日接管和重建重症病房……

我是黨員,不上前線誰上前線時鐘撥回到1月23日,大年二十九,正是人們籌備年貨準備歡度春節的日子,此時羅鳳鳴受國家衛健委指派,作為專家組成員奔赴南寧檢查指導廣西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任何事情羅教授都親力親為,和大家一起搬物資,關心我們衣物是否夠穿。”一位醫療隊員說,他時常告訴隊員們:有多少人去,就要有多少人平安回來。

發現問題,總結經驗,逐步推廣出發前,四川大學華西醫院院長李為民囑托羅鳳鳴:“要發揮好華西醫院在歷次緊急醫療救援中總結的經驗,與當地的醫護團隊密切配合,加強合作。”

在隊員眼中,羅鳳鳴永遠沉著冷靜,面帶微笑,若哪一位隊員有身體不適,他都會親自去探望,瞭解病情並安排治療。

大年三十,剛結束廣西工作的他回到成都,還顧不上休息,又作為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援鄂醫療隊臨時黨支部書記,在大年初一帶著21人的隊伍奔赴武漢。“在重大疫情面前,我們是醫生,治病救人義不容辭,我還是黨員,要以身作則,與團隊努力出色地完成救援任務。”羅鳳鳴始終牢記著他的使命,“我是黨員幹部,我不上前線誰上前線。”